啄木微言(68)

1 丘比特去哪里了

据一份最近的调查,日本单身年轻人(25-34岁)中,31%的男生和26%的女生不准备结婚。这包括从来没想过结婚的,以及想过结婚但是绝望的。那些想结婚的,处境也不乐观。63%的男生从来没有过可能通向婚姻的恋爱关系,女生好一点,39%。问及为什么,最普遍的回答是不知道怎么开始拍拖。

中国年轻人是什么状态?我猜情况会比日本好点,因为中国粑粑麻麻比较厉害。如果没有上一代人风刀霜剑相逼,恐怕京沪早就是日本这样了。所以“巨婴国”也不是没有亮点。问题来了,未来70后和80后粑粑麻麻还会像上一辈那么厉害吗?

2 十月临产,如何“容错”?

“婆婆”比“妈妈”更容易说:生孩子痛苦很正常,古时候没有剖腹产就不生啦?怎么反驳呢?古时候没有剖腹产,于是有很多因为生孩子而母子双亡的。现在剖腹产技术成熟,风险可控,为什么不用?夏天热也很正常,为什么用冰箱空调?

当然,婆婆的话也并非完全没道理。如果胎儿情况合适(大小,体位,脐带有无缠绕等等),自然分娩还应该是默认首选。破腹产风险可控,但是毕竟恢复慢,而且增加第二胎生产风险。所谓无痛分娩,其实也有副作用,这个我不懂,听妇产科医生这么说。

跟生活中很多其他事情一样,生孩子不是医院完全掌控的精密科学。随时都会出现新情况,出现各种始料不及的复杂性。难题之中只有小部分是技术层面上的,很大部分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困难,是心结和价值观冲突,需要所有当事人去判断、选择和妥协。但是出了事情,人们通常不愿意面对自己的错误。

丈夫的爱,家人的换位思考能力,会让生产过程更加“容错”,不至于让“正常”的生产痛苦造成悲剧。而没有这些,哪怕熬过了生产,也难熬过产后。因产后抑郁而自杀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3 初等教育的“外国梦”

听到不少例子,老婆孩子移民国外,男的一个人在国内挣钱。当然,男人留在国内也有金钱之外的原因。很少男人愿意放弃已经赢得的社会地位,去国外做二等公民。女人不一样,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可以放弃一切,包括令人羡慕的金领工作。

我没办法认同这样的家庭安排。国内基础教育并不是没有亮点,去国外念书并不能逃避竞争。最终要进名校读大学,华人不论是美籍华人还是大陆华人,要跟所有东亚人一起竞争。所谓欢乐教育只是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外国梦”而已,中国人生来就是要拼的,梦要早点醒。

国内教育是有问题,但并没严重到必须采取“海漂”这么极端的措施。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是幸福的基本要求。连这点都要牺牲,拼搏的意义何在呢?

2017-9-3至2017-9-9

啄木微言(67)

1 说服

一个政策建议,如果不能用千字短文说服读者,那么即使该建议靠谱,也是很失败的。如果一位专家动辄说,你不理解,应该去读我们二十万字的原文,那么该专家大概率不能自圆其说,只能用篇幅堵人口舌。如果读者是同行,少去一些概念解释,五百字短文,三四条微博,就足够长了。

不是说不用写长文。要做到面面俱到的阐述和论证,非长文不可。但核心的观点和逻辑,应该用千字短文(比如一个executive summary)人畜无害地表达出来。如果做不到这点,大概率说明其中的观点或逻辑本身有问题。

2 远离渣人

渣人不可怕,渣人成为夫妻或闺蜜才可怕。人生在世,要保全自己和家人,第一要务就是避开渣人。那么如何识别渣人?

一看细节。只要发现一处性格弱点,比如极度自私,比如不能控制情绪,就远离之。点头朋友可以包容,心腹朋友必须挑剔。对一个陌生人,默认设置为“不可亲近”,除非,经过长时间接触,该默认选项被证伪。

二让时间把关。不可“一见钟情”,不可“闪婚”,婚恋如此,闺蜜也如此。接触时间长,弱点才会暴露,伪装的成本才会高,自然而然的真诚和热心才会闪光。

只有自然而然的真诚和热心,才值得亲近。

3 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PC)这个词有趣。六七十年代时被美国左派用来开玩笑,跟同时期中国文革还有关系。”Not very ‘politically correct’, Comrade!” 美国红小将会这么模仿红卫兵说话。

到八十年代,美国社会开始保守化,保守派开始用PC嘲笑自由派(liberals)。真正把PC变成人人皆知的贬义词,要归功于Allan Bloom的书: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这是本当年的畅销书,我很喜欢。

4 交警袭妇孺事件

关键的变量是小孩。如果女人手中没小孩,女人活该,而有小孩,警察有错(甚至有罪)。不能因为女人错在先,而不处理警察,也不能因为警察有错,而不处理女人。

一点舆情观察:学历较高的群里,绝大多数谴责警察(其实是同情小孩),个别同情警察的被群殴落荒而逃;学历较低的群里争论激烈,同情警察的略占优势。这有点像美国社会出现的,大学大城市偏左,工厂大农村偏右。一边是正义至上,讲同情心,另一边是秩序至上,讲执法威严。其实两种态度都有可取之处,有点争论并不是坏事。

2017-8-25至2017-9-2

啄木微言(66)

2017-8-20至2017-8-24

1 共享单车的公地悲剧

我很喜欢共享单车,但是共享单车行业正在演出一个公地悲剧。每个公司为了自身利益,都尽可能地扩大规模,但是一旦总量超过某个最优容量,继续投放对社会的边际收益会变负。负收益主要体现在对城市公共空间的过度侵占。

政府支持共享单车没错,但是支持跟加强监管不矛盾。上海市政府已经第二次要求共享单车公司控制投放量,但如果政策只落实到口头,不落实到数据收集和罚款层面,效果仍然不会乐观。那些后来的拷贝竞争者,只有拼命扩大规模才能活下来,继续投放的私人收益是独享的,而社会成本是市民共同承担的。

2 价格“飞天”的茅台

看到网友分享的图片,发现飞天茅台又涨回到2200元左右了。记得2008年刚推出“四万亿”刺激计划时,我预测大通胀要来了,于是到麦德龙扛了箱茅台回家,当时单价是550元/瓶。大通胀的预言并没实现,但茅台的确在很短时间里涨到了2000元以上。我一朋友看到我屯茅台,觉得跟着经济学者买错不了,于是也到商场扛了一箱回家,价格是2000多。然后悲剧就上演了,很快跌回到1000元以下,而他站岗站在了最高位。昨天我把网友图片发给他,祝贺他成功解套。

网友说,就买一箱,也叫“屯”?应该买套房,专门用来屯茅台!网友的评论令人心塞,那时候我刚刚经济学博士毕业,正是自以为是的时候,觉得房价贵呢。现实经济学的学习,毕业才刚刚开始。

3 安全边际

珠三角台风肆虐,在众多恐怖视频中,有一个特别令人心酸。在某个楼宇边的停车场,因为担心小货车被风吹翻,一男子在舷侧用双手逆风支撑。个人力量在大自然面前微不足道,很快小货车就被掀翻,人被压在车下,不死也要重伤。

可怜的人。这辆车很重要,可能他赖以维持生计的,但即使倒下,车还会在那里,最多修一修还可以跑。人做任何决定,应把保全自己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不高估自己实力,不低估对手实力,允许误差空间,保留安全边际。这是生活中的保守主义。

4 女性的未来

有数据显示,虽然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冠绝全球,但是女性报酬正在被男性拉开距离。未来也不乐观,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取代效应可能会对女性更加不利。当女性在经济上越来越依赖男性,其平等地位就会受到威胁。

尤其残酷的是,问题可能无解,只有顺应大趋势。那些本意为帮助职场女性的措施,如禁止在孕期解雇女性,或人为提高女性薪酬,反而会让女性更难找到工作,反而加速历史进程。

也许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已经见顶。如果中国成功晋升高收入国家,女性劳动参与率应该会大幅下降,全职太太也许会重新成为正常,而不是极少数富人的奢侈。对女性来说,谁能说得清,那将是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坏的时代?

 

啄木微言(65)

2017-8-13至2017-8-19

1金融去杠杆

在中国这样的经济体,高增长和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并存,出现高杠杆是很正常的。高增长需要高投资,投资需要融资,融资又主要是银行贷款,杠杆能不高么。只要投资有高回报,高杠杆和高增长就能快乐地持续。所以问题是投资的质量,而投资质量又跟投资的主体和决策机制有关。

哪类投资主体容易出问题,恐怕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如果说杠杆过高,治本之策也在于推进改革,国企和地方财政的改革。所谓用金融去杠杆来“倒逼”改革,无异于痴人说梦:当国企和地方政府不得不减杠杆时,民企恐怕都已断水多时了。所以局限在金融系统的去杠杆,只是面子工程,会伤及无辜的面子工程。

2 有性格,才有前途

小孩成才的关键因素是什么?我一直认为是有性格。有性格什么意思?就是有野心,有自信,能自律,能专注。

好的性格怎么来?部分是天生,部分是榜样。有地位或有文化的家庭会有一定的优势,但贫寒家庭照样有天生好性格,也照样能培养好性格,只要有勤劳、坚毅、乐观的父母。但是父母的视野会局限孩子的成长。有见识的父母,会在关键时刻推一把,让孩子实现他们的潜能。无见识的父母,则会用他们视野范围内的理性,成为孩子成长路上最大的绊脚石。所以即使天生有性格,贫寒子弟冒出来也是不容易的,除非父母不大管,尤其是重大抉择,同时还要保证有钱得到基本教育。

3 奇葩恶邻

像印度那样,在21世纪还执迷于边界那点领土,是很没出息的表现。中国领导人在这点上做得很好,吃点亏也把边境划定,和平搞经济才是重要的。中国众多邻国中,只有印度及其控制的不丹至今拒绝跟中国划定边境。印度的战略思维还停留在冷战前。

印度最近的表现,估计大大也懵圈了,这是什么路数?该用21世纪的招儿对付它,还是20世纪或19世纪的?不行就依次试试吧,于是有了最近边境上的扔石子大战[允悲]。

4 拒绝过好日子的一代人

老爷子平时不怎么吃西瓜,但我知道他是在省给其他人吃。今天听我说西瓜太熟不能吃了,赶紧过来狼吞虎咽。

早就给他算过经济账:买了的东西吃下去,并不会省出钱来,因为钱已经花掉了。老爷子不是不明事理。道理一听就明白,但是行动照旧。

在吃东西上,老爷子其实已经有过深刻教训。几年前因为吃腐坏的猕猴桃,半夜腹痛上医院,连吊几天药水。过后信誓旦旦会注意,但是在行动上,很快又开始各种“节省”。

除了吃东西,其他需要花钱的地方,表现也差不多。夏天无论多热,空调都不用开。牙刷用到板刷头变成卷毛头也不换……

年轻人已经无法理解这样的老人了,如此拒绝过好日子的一代人。老爷子与共和国同岁,少年时在农村经历大饥荒,不仅自己挨饿,还眼看着他爷爷饿死。对一切“浪费”的厌恶和排斥,怕是根深蒂固、超出理性范围的。

想到这点,我也就经常劝住自己。不再啰嗦了,让他去吧,只要别太过分就行了。

 

啄木微言(64)

2017-8-6至2017-8-12

1 “8.11”两周年

“8.11汇改”本来是汇率市场化改革。用18大3中全会的说法,是让市场在汇率决定中起决定性作用。可惜8.11后第三天,市场化冲关就在内外压力下提前结束了。之后又经过各种折腾:2016春节,2017.2.20,和 2017.5.26,最后汇率中间价制度在实质上回到8.11之前,终点回到起点。不同的是,外汇储备少了一万亿,外汇兑换和对外投资限制比8.11前更加严格。小川职业生涯最后一仗,如此失败令人唏嘘。

2 知识经济

最近有篇论文很火。大意是这样,未来知识经济比重越来越大,而知识经济产生的负债(债券,贷款,股票)偏少。负债的另一面是资产,于是未来资产供应偏少,但人们对资产的需求照旧,于是形成资产慌,利率偏低,资产(包括房子)价格偏高。知识经济的投资主要体现在人力资本,但人力资本无法买卖,这是为什么知识经济产生的负债和资产都少。

随着知识经济比重越来越高,企业部门杠杆会自动降低。而伴随着房价上涨和收入差距扩大,居民部门杠杆会上升。按揭贷款在商业银行资产表上的分量会越来越重,最终成为主要部分。政府负债/杠杆还会扩大,以满足居民和企业对无风险资产的需求。

政府高筑债台,维持和提高公共服务供应(教育医疗公安等),扶助失落群体,同时重税知识巨无霸企业以及个人,用以还息。未来中产的一生,就是不断考好学校,拿好分数,进知识型经济,成为被重税的一员。不上学的土财主,会渐渐绝迹。

3 价值观和价值投资

像百度这样的股票,假设你经过研究,知道它某项业务已悄悄领先,或未来几个季度业绩会反转,但是你不认可它的价值观,你会买吗?一位很令人敬佩的投资人朋友就曾经面临这样的选择,他选择了不买。

一旦把投资作为事业,投资标的所代表的价值观就变得很重要。陪伴一个伟大的公司一起成长,与陪伴一个邪恶的公司一起成长,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当然,邪恶的公司自然也有人买,而且正因为正义者的唾弃,邪恶票可能还有一定的折扣,就像丧葬赌博股票常有不错回报一样。古代棺材店生意也很稳定,开赌场更有暴利,但国人都不希望自己子女去从事这些不祥或不良行业。其实买股票也一样。

股市一个迷人之处是自由选择。一般情况下你无法改变公司,但是你可以花很低的成本重新选择,而且可选的公司与行业很多。我朋友不买百度另一个原因是,他能找到更好的票,前景一样看好,但价值观更契合的票。

价值投资之所以能成为有幸福感、有成就感的事业,其基石就在这里。

4 如果罚款有用,还要警察干吗?

对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金融犯罪的调查,美国有三个相关但独立的群体:SEC律师,FBI,Federal prosecutors. 我们只有证监会。例外也有,2015年股灾时,公安部曾宣布调查“恶意做空”,不管“恶意做空”的提法合不合适,市场马上止跌了。文官和警察,罚款和坐牢,威慑很不一样。两者都有,金融罪犯才有忌惮。

5 地震局的尴尬

对地震局来说,有两种错误:预测不会发生的地震(type I error),和拒绝预测将要发生的地震(type II error)。偏向减少第一类错误,就会增加第二类错误,地震局只能在两者之间求某种平衡。一般来说,应该以控制第一种错误为优先,因为社会防震动员成本太高。但这样一来,第二类错误就会偏大。这是为什么地震很少被地震局预测到,也是为什么总有事后诸葛亮。不是完全没有地震预兆,但是通常没有压倒性的。

 

啄木微言(63)

2017-7-30至2017-8-5

 

1 抢人时代

 

无锡放开户籍限制,杭州成都等城市抛出用于吸引人才的房产新政。有人就有活力,就有税收,就有发展。城市间的抢人时代开始了。京沪两座赶人的城市,准备好了吗?

 

城市间抢人,于是争相取消人口流入限制,于是争相增加公共品供应(教育卫生安全等等),于是争相改善创业环境,于是全国人力资本积累和配置效率提高。这是为什么城市间抢人并非零和博弈,可以促进全中国的经济发展。可以说,以前增长靠抢钱(招商引资),以后增长靠抢人。 ​​​​

 

2 伊斯兰的挑战

 

应对伊斯兰的挑战,一要依靠法治,给宗教活动划定边界,不能给予法外特权,不能和稀泥,二要有一碗水端平的民族和宗教政策,防止逆向歧视“多数民族”和世俗社会。

 

不可否认绝大多数穆斯林是友善非暴力的,但人民的友善和宗教对暴力的容忍甚至鼓励是两码事,16亿教徒只要有0.1%被激活成暴徒,世界就杯具了。

 

3 被立场蒙蔽的思维

 

有些人思维被立场蒙蔽:政府做的都是错的。印度入侵洞郎地区,官方放放嘴炮也要喷,说什么喊打的人自己去打。国防是公共品,纳税人早就花钱买了,国家和军队有义务保卫国境。

 

保障民权和保卫国境并不矛盾,且都需要强有力的政府。无政府的社会,中国人在文革期间早就领教过。逢府必反,不是弘扬民权的明智选择。保卫国境也是保障民权的基础。总不能指望印度人来保障我们的民权吧?

 

4 各种不懂

 

1962年解放军击溃印军,结果主动让出藏南地区,但同时又保留对藏南的主权要求。那代领导人的思维,我不懂。五十五年后,印度工业已远远落后于中国,结果侵入中国实际控制、不丹保留争议的洞朗地区。印度阿三的思维,我也不懂。

啄木微言(62)

2017-7-23至2017-7-29

 

1 老龄化的慢趋势

 

中国未来的老龄化,可以说已经板上钉钉。但是人对慢趋势,缺乏本能的反应能力。股票跳水会让人恐慌,但是长期阴跌不会。其实老龄化影响非常可怕,如果把时间压缩,人们肯定会有所反应。比如现在多生孩子。都说养孩子贵划不来,恰恰是投资孩子的好时候。 ​​​​

 

老龄化到一定程度,人口就要下降,而且会很快。人口下降,会同时冲击供给侧和需求侧。发展AI和机器人可对冲供给侧,但无法增加需求。人变少,需求下降,市场萎缩,规模经济消退,是最绝望的。

 

放开计划生育的话,说过很多了,然并卵。我突然想到,还不如直接劝人生孩子。而且,即使现在完全放开计生,也为时已晚:停止计划生育“国策”容易,停止人们自己的计划生育“家策”可不容易。鼓动身边的年轻人多生娃,也算是积善了。

 

2 “国家队”的角色错位

 

股市国家队应该只限于“平准”角色,在恐慌时买股票,为市场提供流动性,在“非理性繁荣”时卖股票,给市场降降温。交易标的应该仅限于有代表性的ETF,比如沪深300ETF,而不是个股,以免引入不必要的市场扭曲。眼下的证金,不像国家队,更像个红顶投机者。 ​​​​

 

网友如此评论:一个事物由于偶然被创造出来,而一旦被创造出来后,它唯一的目标就是存活下去并自我复制。证金的领导现在满脑子想的一定是如何扩大资金规模、如何拓宽可投资品种范围……

 

长期看,若限于“平准角色”,证金应该能赚钱。香港当年的平准基金也的确赚钱了。若常态化炒个股,长期必亏。别看现在威风八面,时间一长,就成各路权贵和妖怪的唐僧肉了。当然,最终纳税人才是它们的盘中餐,因为亏空最终由纳税人买单。

 

3 有毒的专家

 

有人预测电动车是未来,因此建议政府大力支持普及电动车。这样的专家是有毒的。事实上未来难以预测,“技术革命”是回头看才能认定的。如果相信技术革命正在发生,可用自己的钱去投资,不可绑架纳税人!

啄木微言(61)

2017-7-15至2017-7-22

1 女生的优秀和无奈

上周参加硕士招生面试。我所在的面试组,共21个申请者,都是全国各985高校最优秀的学生(基本都是班级或者年级前2名)。要是这大学是我开的,我会把他们全都招进来。写“他们”其实有点内疚,因为其中只有3位男生。大多数都有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的意愿。上海房价的支撑就在这里:有源源不断优秀的人来工作定居。当然,性别比例不太妙,即使全中国都剩男,上海也可能圣女。

上面这条微博被转发了近100次,阅读量超过15万。一位大V如此评论:女孩子想在上海找个如意郎君确实太难,竞争真的太激烈了。前几天看个女孩子吐槽说她在学校里时感觉总是追她的男孩子烦,毕业工作5年了,一个她看得上的追她的都没有。然后她老板就对她说在上海这个地方好男人都是女孩子自己追出来的。毕业了就该知道找好老公比找好工作要难的多。

女生真心不容易,男生要加油!

2 如何跟印度和平相处

对印度,如果寸土不让,让敌人知道自己底线,反而会和平。现在这样忍让礼遇,会让阿三痴心妄想,最后恐怕变成大冲突。阿三会想:敌人入境都不打,要么是实力虚弱,要么是默认领土姓印。

3 蝼蚁的选择

看到大人们落马,以及那些白手套的失联,其实应该感到庆幸。虽然都是蝼蚁,自己是远离圣人的那只。还是应该多做些能被市场认可的事,论文,段子,打油诗都可以,所谓的内参就算了。

啄木微言(60)

2017-7-7至2017-7-14

1 乐视引发的血案

为什么二神三聚(神雾环保、神雾节能、三聚环保)没来由暴跌?我看是买乐视的基金也买了二神三聚,基金被赎回,被动减仓,但是乐视还在停牌,于是神聚们闪崩了。是躺着中枪吗?未必。能看上乐视的基金经理,他所看上的其他股票恐怕也跟乐视有类似问题。就像一个男人的审美,他看上的脸大多神似。

乐视的长期停牌,对下跌中的创业板是福吗?非也。主要原因有二:1 权重停牌让板块流动性下降;2 因为市场预期乐视要崩,基民赎回重仓乐视的基金,这些基金不能抛售乐视,只能抛售其它股票,其中包括不少创业板股票(如神雾环保三聚环保等权重股),于是创业板整体估值下跌,进一步降低乐视目标价,恶性循环开始。

2 扎心的遗忘

微博上看到若干对母校的吐槽贴。其实都是些小事,开成绩单换三方协议等等,但对母校的回忆是致命的。

大学里那些机构,教务财务后勤等等,听上去是服务老师和学生的。但在权力结构上,只是有行政级别的机关部处而已,并无好好服务师生的动机。对老师都是各种怠慢,对学生更不用说了。有时候学生选择“忘记”母校,其实是选择了忘记母校的恶,不想再打交道。谁会真怼自己母校,那留着自己青春回忆的地方?

3 大学食堂

徐汇交大食堂的饭永远是陈米做的,有时候陈得发黄。菜呢,不说味道,单颜值足以倒胃口。但这些并不阻碍周围居民趋之若鹜,几乎“占领”了食堂。这些住在每平方8万元住宅里的人,其生活品质、以及对生活品质要求之低,可想而知。

学生对食堂的积怨最近爆发,一篇题为“一流学校 末流食堂”的帖子刷了几万阅读。其实每届学生都抱怨,但学校最多开个座谈会听取意见,然后一切照旧。某些机构显然把座谈会视为工作,座谈会开完,工作就完成了。

后记:果然,校方将在下周召开现场办公会,听取学生意见。希望这次有所不同。

 

啄木微言(59)

2017-6-25至2017-7-6

 

1 人人都“懂”的M2

 

街上的人把M2(广义货币供应量)比作水,于是有了“房地产是M2的蓄水池”这样的提法,也就有了房价高是因为央行放水这样的结论。在我眼里,水是个过时的“货币模型”,不适用于分析现代货币现象。蓄水池的水是外生的,而现代货币是内生的。水作为不可压缩的液体,必须流到哪里存在哪里;货币可不一定,私人贷款就能创造货币,而偿还贷款就在回收货币。实际上,房价和M2都是内生变量。房价和M2齐涨,都是因为中国经济和金融的高速发展。

 

2 政府债务

 

看到一篇讲政府债务的文章,说发达国家政府债务无限膨胀,发展中国家应吸取教训云云。可问题是,没有政府债务,私人部门持有的无风险资产从哪里来?发达国家政府债务膨胀,换句话说是给私人部门及外国投资者供应了越来越多无风险资产,可不是简单的“教训”。 ​​​​

3 债券通

 

国内债券对老外还是有吸引力的。债券通的开通,一方面引海外廉价资金投资国内,另一方面输出金融产品(债券),给人民币国际化提供资产基础。一箭双雕。

 

4 理念与行动

 

校党委书记上任时,曾说要增加学院自主性,学校从管理角色转型为服务角色云云。几年过去,不但没见什么改进,反而有变本加厉之势。以前夏令营招生面试需要3位面试老师,最近研究生院不知哪根筋搭错,要求5位面试老师。好像增加面试官数量,就能提高面试质量。学校的官僚动动嘴皮,学院的教务抓狂了。

 

书记的理念没错,我也相信他是真诚的。但为什么这样的理念无法推行?我只能说他的理念太超前,不适应学校官本位的制度。一个衙门说要服务大家啦,群众恐怕只有吓尿的份。

 

5 头条

 

新闻受人关注而成头条,本来是社会动员所依赖的信号机制。现在宣传部门主宰了头条,加上对非政府组织一贯的压制,事实上扼杀了社会本来应有的互助互救。灾难来临时,只有政府一只手可以相救,于国于民都不是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