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担得起的环保才可持续(外一则)

负担得起的环保才可持续(外一则)

 

1 负担得起的环保才可持续

 

因为废气过滤要花钱、烧天然气比烧煤贵等种种原因,空气污染问题在根本上是个贫穷问题。而北京的空气问题,因为空气污染的空间传导性,在根本上是广大华北地区的贫穷问题。

 

如果把视野放更长远一点,(包括空气在内的)环境污染程度通常是人均收入的一个倒U型函数(图:库茨内曲线,Environmental Kuznets Curve):经济刚开始发展时,因为各种排放增加,环境变差;富裕到一定程度,因为环保意识增强,并且可以负担更环保的设备和能源,环境就会变好。

中国的空气污染也许已经过了拐点,也许没有,尤其是北方。我不赞成牺牲环境发展经济,但必须承认发展经济才是环保根本。即使过了库茨内拐点,环境改善也是个漫长过程,因为人们的收入只能慢慢提高,收入提高才能负担更环保的设备和能源。只有负担得起的环保,才能持续。

 

环保不能靠突击严打,就像经济发展不能靠“大跃进”。短时内用行政手段禁止烧煤,让北方(尤其是农村)百姓失去眼下能负担得起的取暖方式,是将一部分人对生活质量的要求置于另一部分人的生存权之上,是为苛政!

 

政府的强力妄为,伤害的恰恰是人们对未来的稳定预期,从而伤害投资和经济增长,让干净的空气更加遥远。

 

 

2 红黄蓝的恐慌

 

红黄蓝幼儿园的调查结果令人失望。一句硬盘坏了,让官方叙事在民众心目中失去可信度。但话说回来,有组织地对幼儿进行性虐,这故事也太离谱,我也不敢相信。

 

此案关键在于,对幼儿很难客观地提问。故事很可能是这样:那位家长发现孩子身上有针眼,内心恐慌,于是脑中出现一个恐怖故事,这个故事影响到她询问孩子的方式,进而影响到孩子的回答。幼儿语言能力有限,很容易对什么问题都回答“是”,所以对幼儿作有预设的提问,可信度就会很低。那位家长很可能并非故意编造谎言,而是因为内心恐慌,导致问孩子的方式不对,从而问出一个恐怖故事。
实际上,对幼儿受到性虐的恐慌,并非中国独有。西方有个专有名词,叫作“幼托性虐歇斯底里”(Day-care sex-abuse hysteria)。在美国,daycare sex-abuse hysteria 集中爆发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可能的原因是,当时大量女性参加工作,而她们的小孩被送到幼托,于是妈妈们在内心深处有歉疚。当时有个著名的幼托性虐案,McMartin Preschool Trial, 读者可以搜出来看看。所有人都相信真实发生的,最后发现子虚乌有。

 

下图是一本华尔街日报2015最佳图书,讲美国那段往事,书名很有讽刺意味,“我们相信孩子”。

 

2017-12-2

【啄木微言(80),喜欢就顺手分享,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