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城市的素质如何变好,或差?(外二则)

1 一个城市的素质如何变好:上海禁烟经验

因为我母亲患有肺癌,我一家人都对公共场合吸烟深恶痛绝。以前带家人到餐馆吃饭,我最担心的就是邻桌有吸烟,因为一旦需要提醒别人掐烟,一旦碰到不好说话的人(概率不小),吃饭的兴致就全没了。

那时候上海在餐馆其实也是禁烟的,大多数餐馆都贴了举报电话,但仅此而已。我曾打过举报电话,有踢皮球的,也有空号的。服务员自然没动力劝阻,更不能指望周围群众来帮忙,我一个人较劲较多了,还会感觉自己神经不正常。

直到最近两年,在公共场所的禁烟才动真格。措施其实也简单,就是对公共场所的经营者重罚。我亲眼看见在餐馆里,几个服务员轮番上阵苦劝客人不要点烟,到外面抽。据服务员说,一旦被举报,要罚几万元。我已经很久没有打举报电话,现在打电话肯定是管用了。

公共场所是否有人吸烟,反映一个城市人的素质问题,但更反映该城市的管理水平。摆摆样子、不对公害行为作重罚,实质上就是罚善扬恶。罚善扬恶,会让所有人变成漠不关心的“正常人”,这样久而久之,人的素质就普遍差了。

2 奇葩的“壮汉双语教学”

看到新闻说广西在推行所谓的“壮汉双语教学改革”,仅2017年就投入1300万元专项资金。弱女子先别急,“壮汉双语”是指:壮族语言+汉语。

我不说“书同文”是国家统一的文化基础,就说这样的教育改革,能给小学生带来什么好处?是有利于未来升学找工作,还是在学状语的过程中能培养到学汉语和英语所不能培养的能力?状语值不值得保护?我认为值得,但这是极少数语言专家的事业,而不该是小学生的必修课。

3 雾霾问题谁在帮倒忙?

城市化,集中供暖,自然就没有烧散煤问题,雾霾问题也就解决大半。但城市化是个缓慢的过程,当局很多政策还在帮倒忙。比如控制大城市人口和土地供应,比如农村土地不能买卖不能自建房屋。

想象一下,如果农村人可以自由进城,住上集中供暖的公寓(因为城市土地供应放开,所以房价和房租得到真正控制),先富起来的人可以到农村买地盖别墅,还需要禁止烧煤吗?

2017-12-16

【啄木微言(82),喜欢就顺手分享,谢谢!】

 

朝核问题值得恐慌吗?(外二则)

1 朝核问题值得恐慌吗?

朝鲜局势发展到今天,不得不说很可悲。但现实一点讲,核战争的恐慌是完全没必要的。甚至可以说,朝鲜拥有核武器后,朝鲜半岛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比以前还小了。

中美俄日韩五国,没有哪个国家会冒着遭到核报复的风险去进攻朝鲜,尤其是中国。朝鲜主动用核弹打击他国,可能性更小:首先,金家搞核武器目的是延续政权,而不是统一天下;第二,中美都有强大的二次打击能力(second-strike capability),弹丸小国无法承受。

可以说,金家延续政权的目的已经达到。苦的是朝鲜人,三八线上的柏林墙不会倒了,快乐的休克不会有了,慢慢改革开放吧。

2 美国税改影响的不确定性

关于美国税改的影响,现在判断还太早,现在只能说“不确定性”非常大。

先说好的可能性,市场预期减税能持续,于是投资和消费热情高涨,其他国家见势不妙也纷纷减税,并取得良好效果,全球经济强劲复苏,美国税基扩大,联邦赤字不升反降,验证和加强乐观预期,良性循环开始。

再说坏的可能性,市场预期减税是暂时的,未来还会加回来。于是投资和消费只得到微弱刺激,但联邦赤字迅速扩大,加强未来加税预期,恶性循环开始。联邦政府融资需求上升,虽然美联储可以将短端利率维持在低位,但长期国债利率上升,抬高社会融资成本,让经济雪上加霜。其他国家利率也跟随上升,一些国家则不得不选择汇率贬值。

可以看到,未来有两个均衡。最终落到哪个,全看市场预期或信心,而这是最捉摸不定的东西。绑好安全带看戏吧,希望我们有更好的未来。

3 比特币的悖论

比特币有个悖论:如果一直涨,那么就它不会成为流通货币,因为“劣币驱良币”,大家都会囤起来不用;如果不涨了,大家就不会持有,市场会突然只剩下空头。如果没有主要央行的背书,比特币注定是场昙花一现的泡沫。

当然,我得声明上面这句话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我既不看空也不看多,只想不看,但无奈它的消息铺天盖地,就怕人不知道。是的,比特币最大的基本面就在这里:更多人知道,吸引更多人进场博傻。

2017-12-9

【啄木微言(81),顺手分享,传播理性】

负担得起的环保才可持续(外一则)

负担得起的环保才可持续(外一则)

 

1 负担得起的环保才可持续

 

因为废气过滤要花钱、烧天然气比烧煤贵等种种原因,空气污染问题在根本上是个贫穷问题。而北京的空气问题,因为空气污染的空间传导性,在根本上是广大华北地区的贫穷问题。

 

如果把视野放更长远一点,(包括空气在内的)环境污染程度通常是人均收入的一个倒U型函数(图:库茨内曲线,Environmental Kuznets Curve):经济刚开始发展时,因为各种排放增加,环境变差;富裕到一定程度,因为环保意识增强,并且可以负担更环保的设备和能源,环境就会变好。

中国的空气污染也许已经过了拐点,也许没有,尤其是北方。我不赞成牺牲环境发展经济,但必须承认发展经济才是环保根本。即使过了库茨内拐点,环境改善也是个漫长过程,因为人们的收入只能慢慢提高,收入提高才能负担更环保的设备和能源。只有负担得起的环保,才能持续。

 

环保不能靠突击严打,就像经济发展不能靠“大跃进”。短时内用行政手段禁止烧煤,让北方(尤其是农村)百姓失去眼下能负担得起的取暖方式,是将一部分人对生活质量的要求置于另一部分人的生存权之上,是为苛政!

 

政府的强力妄为,伤害的恰恰是人们对未来的稳定预期,从而伤害投资和经济增长,让干净的空气更加遥远。

 

 

2 红黄蓝的恐慌

 

红黄蓝幼儿园的调查结果令人失望。一句硬盘坏了,让官方叙事在民众心目中失去可信度。但话说回来,有组织地对幼儿进行性虐,这故事也太离谱,我也不敢相信。

 

此案关键在于,对幼儿很难客观地提问。故事很可能是这样:那位家长发现孩子身上有针眼,内心恐慌,于是脑中出现一个恐怖故事,这个故事影响到她询问孩子的方式,进而影响到孩子的回答。幼儿语言能力有限,很容易对什么问题都回答“是”,所以对幼儿作有预设的提问,可信度就会很低。那位家长很可能并非故意编造谎言,而是因为内心恐慌,导致问孩子的方式不对,从而问出一个恐怖故事。
实际上,对幼儿受到性虐的恐慌,并非中国独有。西方有个专有名词,叫作“幼托性虐歇斯底里”(Day-care sex-abuse hysteria)。在美国,daycare sex-abuse hysteria 集中爆发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可能的原因是,当时大量女性参加工作,而她们的小孩被送到幼托,于是妈妈们在内心深处有歉疚。当时有个著名的幼托性虐案,McMartin Preschool Trial, 读者可以搜出来看看。所有人都相信真实发生的,最后发现子虚乌有。

 

下图是一本华尔街日报2015最佳图书,讲美国那段往事,书名很有讽刺意味,“我们相信孩子”。

 

2017-12-2

【啄木微言(80),喜欢就顺手分享,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