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急败坏的华为,究竟错在哪里?(外二则)

1 华为错在哪里?

虽然华为否认在中国推出具有伊斯兰色彩的Mate 10 Pro, 但从网友晒的图片看,至少有两点可以确认:首先,这款手机的确内置了提示“晨礼”和寻找周围清真寺功能;其次,华为的确在它的中国官网、京东等平台用图片展示了这一“了不起”的功能。

有些人不觉得这算什么事,甚至奇怪华为为什么要否认(甚至气急败坏地威胁对“别有用心”的网民采取法律措施):不喜欢的人不买它家手机就是,何必说三道四?

在我看来,华为的问题关键在“内置”,替用户做了决定,安装具有伊斯兰色彩的APP。这在一个没有“异教徒”的伊斯兰国家没什么,但在中国这样的非穆斯林国家,就大有问题。因为这种内置,以及之后的公开展示,实质上表达了某种价值观。

举个例子,如果苹果的APP商店有一款“一键找到周围赌场”的APP,没人会批评苹果崇尚赌博。但是如果iphone内置了“一键找到周围赌场”的功能,人们必然会认为苹果公司的价值取向出了问题。

华为的问题类似。首先,在那么多宗教中,华为为什么对伊斯兰情有独钟?如果内置功能中除了寻找清真寺外,也允许用户选择寻找佛寺、道观、基督教堂等等,那我们至少还能说华为对宗教无偏向性。当然,即使把所有宗教都考虑进来了,还会有无神论者不满。你一个做手机的,蹚这浑水干什么?

其次,伊斯兰不是一般的宗教。这是一个没有经历过改革、在21世纪仍然用“神圣不可侵犯”的态度对待中世纪经文的宗教。而伊斯兰经文中有的就是反人类的教条,比如要肉体消灭异教徒,比如对不忠的女性要处“石刑”等等。9.11、ISIS的屠杀、以及在伊斯兰国度较为普遍的对女性的压迫,从经文来看都是非常“合理”的。可以说,这是个愚昧、冷血、丧心病狂的宗教。让这样的宗教“附体”,试问华为想表达什么样的价值观?

人们买一个品牌的东西,至少会认同(不说被吸引)该品牌所传达的价值观。比如我吃Subway的三明治,就是用钱投票给“健康生活”,如果Subway广告里出现边抽烟边吃三明治的人,我就会觉得很不舒服。

人们常说品牌的最高境界,是用价值观说服。华为在这款Mate 10 Pro上的设计和推广(以及危机公关),表现出极其混乱的价值观。可惜这个常被称为中国最伟大的公司(至少之一),跟真正的伟大还有致命的距离。

2 教育超市的吐槽

校园里的教育超市,总有一两个大叔抽烟,总有三两个阿姨嘎三胡,五点种准时下班。面子上装饰得像便利店,里子还是国营商店,顽强苟活在全年7/24无休“全家”们的包围圈(校园的保护伞)里,不服不行。

3 学生和老师

不敢批评老师的学生,不是好学生;不能接受学生批评的老师,也不是好老师。

2017-11-17

【啄木微言(78),喜欢就顺手分享,谢谢!】

 

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后,政府该如何反应?(外二则)

1 虐童事件后,政府该如何反应

在我眼里,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的发生并非偶然。有一些制度性的因素,早就为事件做好了铺垫。

在表面上,是幼教的待遇问题。凡带过娃的都知道,年龄越小的娃越难带。专业带娃,要让一教室的娃娃吃饭睡觉,更需要无比的爱心和至高的情商。这样的活儿理应高薪,至少要跟只看一个孩子的月嫂看齐。但携程亲子园开出的月薪是三千块。三千块在魔都付房租都不够,能招来什么样的人呢?招进来的人又愿意付出多少爱心呢?

但根本上,是政府对幼托行业的管制问题。政府严格控制幼托的准入,于是现存幼托机构的核心竞争力是牌照,而不是服务和爱心。因为严格控制准入,所以供应紧张,于是服务再差也不愁招生。不追求服务质量,也就不需要用高薪招人和留人。实际上,机构为控制成本,会把幼教工资压到最低。

虐童事件后,我最担心的是政府以幼儿安全为名,把所有幼托一关了事。幼托很必要,能解决很多家庭1-3岁孩子在幼儿园之前没人带的困难,政府不能因噎废食。

实际上,在幼儿和儿童的公共服务方面,上海市政府完全不及格!不知是出于什么理念,公立幼儿园的托班基本被关,幼儿园的晚托班也被停。有孩子的家庭,要么依赖老人,要么花钱请保姆,没条件的只能靠年轻家长自己。我身边就有同事,不得不在自己最能出成果的年纪负责照顾小孩。

每天下午三四点钟,上海幼儿园和小学门口都是接娃大军,多数是老年人,但也有不少是从单位请假出来的中青年。这样的画面,政府应感到羞耻!

那么政府应该怎么做?应该放宽幼托市场的准入!实际上,基于幼托服务供应紧张的现实,上海应该鼓励有实力的社会力量办幼托,尤其是那些有品牌的幼儿园和小学。

在此基础上,有关部门应该出台一些基本的安全条例,并切实督促幼托机构保障幼儿的安全底线。比如,安眠药等药物不能携带入内。另比如,要求安装摄像头,并保证一定的视频储存时间,以供家长监督。

2 做作业的隐含目标

周末看到一个年轻爸爸在咖啡厅指导女儿做作业,时不时提醒女儿,要纠正点什么。耐心可嘉,不过这样的陪读是不是在帮倒忙呢。孩子做作业,目标不该只是完成作业(表面目标),更重要的可能是培养专注和独立思考的能力(隐含目标)。管得太紧,频繁打断,反而剥夺了孩子自己的学习时间。

3 折腾和衰落

中午去法华镇路理发,发现以前店面密集、生活方便的一条街,现在已经“拆违”回到“解放前”了。据一个老板说,整条马路上的“店面”基本都是住宅属性,但最早政府曾经鼓励住宅破墙开店(不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街道还统一搞过两次门面装修。现在又不知道是什么理念,要恢复原样。

和一个中介朋友聊了几句,他说今年是他在上海入行以来生意最差的一年。他是小中介,主要做出租,以前他的门店每天都有七八个客人,现在一个礼拜七八个客人。很多房子租不出去。问及原因,一说老外少了,另外正在进行的拆违也有影响,封掉一家店面至少赶走一家人。

2017-11-10

【啄木微言(77),喜欢就顺手分享,谢谢!】

叫停“现金贷”刻不容缓!

“现金贷”的辩护者会说,“现金贷”至少对急需用钱的人有用。“现金贷”利息的确是高,但是借不到的后果也许更严重,相当于利率无穷大。

这话理论上说得不错,不过真正急需用钱(比如要交住院押金)、同时亲戚朋友也不帮忙,于是不得不去借“现金贷”的人能有多少?如果这个人群很微小,如果绝大多数借“现金贷”的人是不能控制消费冲动的低收入年轻人(Low-income young adults, 简称Liya),那么“现金贷”在总体上会是危害社会,而不是造福社会。

实际上,“现金贷”作为一桩高风险高收益的生意,也作为投资人要求高速增长的一块资产,绝不会考虑客户是否真正急需钱,是否能理智花钱,只会考虑如何找到更多Liya,并把钱借给他们。他们怎么花钱,“现金贷”才不会管。实际上,有些“现金贷”的广告,在百般暗示挑逗Liya乱花钱。

“现金贷”难道不怕借出去的钱收不回来?当然怕,但怕的是骗子(无还钱意愿,连利息都不还),而不是傻子(有还钱意愿,但永远还不清)。“现金贷”会千方百计识别哪些人是骗子,而对傻子,“现金贷”甚至都不在乎能不能还本金。只要傻子所还利息、手续费和滞纳金超过本金,就是很好的生意。

可以想象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现金贷”公司冒出来,同时傻子被逐渐消灭而越来越少,“现金贷”们会用更高超的营销去勾引没那么傻的人,让他们犯傻,让他们冲动消费。

“现金贷”是变相高利贷。虽然表面利率低于国家规定的利率上限,但是算上各种费用,年化利率与高利贷无异。对社会来说,“现金贷”的危害远大于高利贷:高利贷是非法的,只能在黑暗中营业,覆盖的人群很小;而“现金贷”暂时是合法的,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做广告,吸引广大Liya,引诱他们犯傻。

“现金贷”近似毒品。首先,一旦沾上都欲罢不能。Liya大概率还不清债,所以要借新还旧,于是债务越还越重。其次,毒品和“现金贷的”瘾君子都会危害他人。永远还不清的、越滚越大的债务,最后买单的是Liya的父母亲戚朋友。最后,毒品和“现金贷”都有正面价值。鸦片吗啡都是镇痛药,连海洛因也曾医用,后来人类发现其社会危害远大于医用价值,才不得不全面禁止。

政府是否应该像禁毒一样叫停“现金贷”?我认为应该,而且刻不容缓。只有叫停“现金贷”,才能保护低收入年轻人,让他们不至于因为一次犯傻而不能翻身,也才能保护他们的父母亲戚朋友。

不能因为经济自由而继续容忍“现金贷”。人的理性并不完美,再聪明的人也会犯傻,而从严的金融规制能限制非理性对社会的破坏作用,反而能让市场经济运行得更好。

也不能因为“普惠金融”而继续容忍“现金贷”。普惠金融的理念不该是向没有还款能力的人放贷,而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跟与还款能力相容的授信。普惠金融所追求的平等不是结果平等,而是机会平等。

实际上,向没有还款能力的人放贷是害人而不是助人。对整个经济来说,如果金融机构大面积向无还款能力的人放贷,结果必然是金融危机,最近的例子就是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没有什么比金融危机更能挖市场经济的墙角。

对年轻人来说,一定要懂得借贷是人为争取的特权(privilege ),而不是上天赋予的权利(right)。如果想得到更高额度的信用卡,就要努力工作提高收入。被任何捷径诱惑,只会走更多弯路。

2017-11-04
【啄木微言(76),喜欢就顺手分享,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