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木微言(73)

1 行为经济学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又落在行为经济学(Behavioral economics)领域。行为经济学跟主流经济学的区别在于,主流经济学通常假设人是理性的(Rational),而行为经济学则挑战这一假设,认为人经常偏离理性。行为经济学用在金融,就是行为金融学。用在宏观,其实就是凯恩斯学派的宏观经济学(Keynesian macroeconomics)。

“宏观经济学”把经济作为一个整体研究其表现。因为“群众”(Crowd)比个人(Individual)更容易表现非理性,“行为宏观”十分自然。跟微观和金融学不一样,宏观经济学是从“行为宏观”开始的。

2 国家的保守

个人的保守容易做到,接地气,多想想,自然就保守了。实际上想太多的人,还往往做不了大事(比如创业),做大事总是要有点“非理性”,过度自信、过度乐观这些不能少。

个人构成“群众”,但个人的智商并不累加。群体的思考能力,反而随着人多起来而迅速下降(Le Bon有部名著讲这个,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中文名为“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于是群体,无论是一个小区的业主群,还是一个国家(人民),都不容易做到保守。

虽然都用保守一词,但个人的保守和国家的保守含义并不相同。国家的保守,简而言之,是尊重现存的社会秩序,拒绝不惜短期代价的激进变革,无论其长期目标有多美好。或者说,有碎步改革,无激进革命。个人的保守不是坏事,但也不是绝对的大好事。国家的保守,对普通国民来说,却一定是大利好。

国家的保守不像个人的保守那般自然而然。国家的保守首先要求一些有权威的立国和权力分配原则,在现代国家,那就是宪法。其次需要有强大的制衡制度,既保证宪法有权威,也保证修宪有不小的难度,防范一人或一群在政府权力分配中独大,从而让激进分子有机会随意驾驭国家机器。好的制度,能迫使一个群体三思而行。

最后很重要的是,需要有强大的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来为制度护航。中国古时政权稳固,离不开儒家的保守哲学。英美民主政治的长期稳定,也离不开强大的保守主义思想传统。

人有言行不一致,国家也是如此。改革开放后,本朝说一套激进主义,做的却更符合保守主义。当然,纵向比较这不是坏事,比之前言行一致的激进主义是强多了。

3 看我怎么黑中医

小毛小病或者绝症,都可以看中医吃中药。前者不吃啥也能好,后者吃啥都好不了。作为历史最悠久、理论最深刻、信众最广泛的安慰剂,中药很可能加快小毛小病的治愈,甚至有极小概率治好绝症。当然,(大体)健康的人要避免长期服用中药,因为胃和肝受不了。

2017-10-14

啄木微言(72)

1 无用的“控枪”舆论

(2017年10月3日,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Mass shooting),死58人伤500多人。虽然ISIS号称对事件负责,但看上去并不像是伊斯兰恐怖分子所为,更大可能是个走偏的疯子发泄对社会的不满。)

每次大规模枪击事件后,枪支弹药销售都会上升,相关股票通常跑赢大盘,这次也不例外。从美国人的实际行动看,枪击事件让“控枪”事业变得更难。

全面控枪,好人坏人都没有枪,也买不到枪,自然是好事。但是散落于美国民间的数亿存量枪支怎么办?美国人会同意没收枪支么?不同意的如何强制?难道搞一次民主党专政,打倒万恶的旧社会枪民?

终点是美好的,过程是丑陋的。如果真的全面控枪,那数亿存量枪支会让美国变成世界上最大的枪支黑市。拥枪人士所害怕的,坏人总能拿到枪,好人却无枪自卫,就会变成现实。

枪击事件之后本应该检讨如何在各种场合加强安保,比如校园、大型集会等等。但是民主党人每次都会跳出来要求控枪,把舆论转移到毫无妥协可能、毫无现实意义的议题上。美国人安全不会因此提高,美国社会反而因此更加撕裂。搅屎棍,说的就是民主党人。

当然,我是中国人,完全是多管闲事。虽然我鄙视控枪舆论,但我支持中国继续禁枪。难道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持枪?当然不是。传统不同,起点不同。美国的“原假设”是有枪,中国的“原假设”是无枪,没有压倒性理由都不可推翻。

2 “安全去产能”

节前不久,一个亲戚在操作冲床时被截去三粒手指。这种事情似乎早已是家常便饭,工厂老板乖乖出钱医治赔偿,就像是常规的材料或资金成本。据专家说,现在的冲床其实比较安全,如果工厂严格执行使用规范。但为了提高机器产出效率,工厂普遍违法操作规范,比如为了加快送料,让两个人操作一台冲床。

早在2005年,广东商学院的谢泽宪教授曾经调查走访珠三角城市39家医院,写了《珠三角“伤情”报告》。谢教授发现,每年在该地区的断指事故就达3万起,被切断的手指超过4万粒。这么多年过去,如果在长三角做类似的调查,会发现“伤情”还在延续。受伤工人本来就属于最低收入人群,工伤后更加难以脱离贫穷。断指断手不仅仅是工人的伤,也是社会的伤,再靓丽的GDP数字也难以弥补。

也许,“供给侧改革”的第三步,继“去过剩产能”和“环保去产能”后,会轮到“安全去产能”。四十年不惜一切代价的经济发展,要补课算总账了。

3 上海,上海

假期追了《上海,上海》,一部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献礼的36集连续剧。故事从辛亥革命开头,到1949上海解放结束,最后闪过上海2010天际线。

虽然不是历史剧,但杜月笙、陈光甫、戴笠等历史人物隐约在剧中,主人公刘恭正(段奕宏饰)更是多位民族资本家的化身。于是该剧也逃不脱近代历史剧痼疾,尤其是草率的结局严重降低美感,观者只能从中体会无奈。

不过我还是喜欢这部剧。段奕宏和左小青(饰韩如冰)把一段民国苦情演得恰到好处。吴秀波的表演也很出色,其饰演的顾业成一身长衫,残酷却有情,坏事做绝却分得清大是大非。无论是刘恭正和韩如冰之间的苦情,还是顾业成和苏丽娟各自的单情,都是控制的住的情爱,没有一点撕心裂肺,却都各有各的力量。

郑重推荐此剧。虽不完美,但足以令人感慨,无论是对世事,还是对人情。

2017-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