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木微言(71)

1 少数民族的下一代

如果真的尊重孩子的选择,那么应该让他们接受世俗教育,让他们长大以后自己选择信仰。如果真为孩子的未来着想,那么应该让国语成为他们的母语,不输在成长的起跑线。淡化民族宗教,融入世俗中国,才是少数民族(更准确的词应该是“族群”,ethnic group)的最大利益。

2 中药还有未来吗?

因为性命攸关,所有新药上市必须经过严格程序。必须证明,新药的疗效要超过安慰剂,而且还不能有太大副作用。

安慰剂是药企的最大敌人,也是人类被忽视的救星。安慰剂不仅起安慰作用,而且经常能因为改善精神状态而出现实际疗效。这是为什么中药经常“有效”,也是为什么很多理论上应该有用的药最后败在安慰剂手下而不能上市。

临床试验的“原假设”就是新药相对安慰剂无效果,除非被临床数据压倒性地推翻。如果新药的效果不显著,何必用新药?要知道安慰剂既免费,也无副作用。现代社会对新药上市的保守主义态度,是科学和理性战胜迷信和非理性的战利品。

保守不是守旧。即使是传统中药,也应该通过严格的临床试验后才能让人服用。如果中药粉真爱中药,真想拯救中药,就应该学习李时珍精神,把传统中药视为新药,用现代科学方法一一检验它们,抛弃其中糟粕,让真正闪光的继续服务人类。

中成药和中药注射剂更是如此。上市不严格,随便纳入基药目录,结果必然是劣币驱逐良币。行业里最终剩下的都是骗子,市场上和目录里充斥的都是没经过科学检验的药,因为科学检验的成本远高于买通几位专家或官员的成本。

对中药有感情的人们,难道你们能容忍骗子横行,能容忍中药自甘堕落继续危害中国人健康?

3 燃油车禁售?

工信部表示,正在启动对“禁售传统燃油汽车时间表”的研究,但这并不代表即将禁售。在啄木眼里,启动这样的研究本身就是多此一举,浪费纳税人的钱。有钱有闲不如研究如何严格执行现有的汽车排放标准,别让那些冒青烟黑烟的车上路了。

燃油车已经在路上开了100多年,尾气排放标准越来越高。如今虽不能说无毒无害,但作为一种无需纳税人补贴的廉价交通工具,对社会之功仍远大于过,禁他作甚?香烟对社会过大于功,政府不也没有禁售?

待油价高到“新能源车”显得经济(没有政府补贴的情况下),或者“新能源车”性价比提高到优于燃油车,消费者自然会喜新厌旧。有市场自身的淘汰机制,研究禁售不是吃饱没事干么?

4 痛苦与幻想

终于被孩子他妈补了“薛之谦”全剧。痴情女遇上婚内渣男的故事,各不相同又有神似。就像电影Match Point里的情节,故事的转折发生在女人怀孕。怀孕之前两人可以生活在梦里,怀孕之后必须回到现实。之前所有的假设和预期,都在此刻被检验。可惜的是,即使不符合预期,女人也会因为结论过于痛苦而继续幻想,从而延长悲剧。其实男人出轨一开始就不对了,“原假设”就是个应该远离的渣男,没有压倒性的证据不能推翻。有毒的爱情,让女人的判断颠倒。

2017-9-24至2017-9-30

啄木微言(70)

1 “双一流”闹剧

教育部管得太多,这是中国高等教育搞不好的主要原因。高等教育搞不好,中国人每年在学费一项就要向英美等国交出百亿美金。

教育部可以管的是大学认证,保证起码的大学教育质量,让兜售文凭的野鸡大学没有市场。其他的都应该放手,别去评估大学办学质量,因为一旦用了某个指标体系,无论是靠谱的还是离谱的,都会堵住差异化办学的路。中国这么大,应该要有各种特色的大学。而现在的中国大学,基本都是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更别给大学分三六九等,要给大学公平竞争的机会。国家对大学的经费支持,应该按招生人数下拨。教育部的钱来自纳税人,二流学校的学生跟一流学校的学生应该享有相同的国家资助。

2 环保风暴

环保重要,还是经济和就业重要?答案是都很重要。经济发展不能牺牲环境,环保也不能无视经济和就业。单一目标容易实现,暴力推行而已,但无论是环境崩溃的繁荣,还是赤贫的“田园牧歌”,现代社会都无法承受。现代社会目标必然多元,需要协商和辩论,在法律框架下。某大人说过,要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多好的理念,有无可能在中国实现?

3 纪念保守主义

生活中最常用的逻辑是归纳(induction),从一些事实出发,得出有风险的结论或判断:A公司推出爆款产品,股票可能会涨;女朋友对父母很好,喜欢孩子,婚后很可能是好妻子;某小学今年毕业的学生大多进了名牌初中,孩子如果进了该小学,未来也能进名牌初中;等等等等。

做这些判断时,理性的人会努力寻找靠谱的证据,但即使做了所有该做的,自己仍然清楚自己可能会错。如果出现新的不利证据,他会改变看法。因此人在生活中,只要关心自己的利益,就很容易践行保守主义(conservatism)。

不幸的是,当面对关于人类和社会方向的判断时,在宗教领袖和革命导师的影响下,人类会成为演绎逻辑(deduction)的奴隶。从一本过时的书,从先知圣贤的话,从某些“科学”规律出发,推导出各种不可能错的真理,必然的趋势,必然的结局。结局必然是美好的,在人间没有见过的美好,至少对于信徒来说。

如果宗教领袖和革命导师仅仅满足于解释世界,他们至少是无害的,可惜他们往往还要改变世界,带领信徒去实现未来美好的天国。为了未来的美好,当下个人的牺牲毫不足惜。这就是激进主义(radicalism)。各种激进主义都是相似的。

因为真理不会出错,就像数学定理一样,于是也不容质疑。因此思想自由与激进主义格格不入,尽管“自由”可能是未来天国的美好之一。不会出错,改革自然也没有必要,只有“永久革命”的必要。

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人应该纪念保守主义的胜利,思想解放的胜利,而不仅仅是那些经济成就。

2017-9-17至2017-9-23

啄木微言(69)

1 悲叹“9.11”

9.11十六周年,我只能感到可悲,可悲文明世界至今没有吸取正确的教训。所谓的“政治正确”,让政客和知识分子想都不能想那个“不能想的原因”:伊斯兰。美国本该用它强大的经济和军事杠杆,迫使沙特这样的国家世俗化,打击瓦哈比主义,在根源上断绝恐怖主义的生长和蔓延。可惜的是,美国却用军事入侵和鼓动民主革命推翻了一个个仅存的世俗政权(塔利班的阿富汗除外),然后这些国家很“民主”地实现了政教合一……

十六年过去,又死了很多人,可是恐怖主义的土壤反而更肥沃了。

2 电动汽车的错误逻辑

电动汽车拥趸经常会说这句话:因为电动汽车是未来的必然趋势,所以政府应该助推。这句话的逻辑很有问题。首先,人类社会发展很复杂,哪有什么必然趋势。所谓必然发生的,经常只是信仰。比如在穆斯林心目中,所有异教徒都必然进地狱被火烧。按电动汽车拥趸的逻辑,现在就该把异教徒逮起来。

其次,即使必然发生,什么时候发生?如果五年后发生,也许值得有所准备,但是如果是二十年后才发生,有必要这么紧张,以至于动用国家机器吗?事实是我们既不知道是否必然发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从最近几年油价走势看,即使有这么一天,那一天也遥不可及。什么时候油价再次上天,我们再担心石油枯竭,再想办法用别的能源,岂不是更好?事实上当油价再次暴涨,根本不需要政府出手,市场自然会替人类找到出路,节能车也好,电动车也好。

电动汽车拥趸的另一句套话是:中国石油消费严重依赖进口,且运输线路容易被他国切断,因此应该发展电动车以摆脱依赖。世界经济的相互依赖已经不可救药,逆转不是没可能,但必然伴随大危机,没有哪个国家能承受。实际上,中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程度低于OPEC和俄国对石油出口的依赖程度。中国经济打个喷嚏,石油输出国的经济就会重感冒。何况中国还是核大国,对中国石油禁运意味着什么?中国严重依赖进口的物资也远远不止石油。铁矿石用什么替代?

我支持自科基金对有关的基础研究进行资助,但坚决反对支持电动汽车发展的产业政策。实际上,任何产业政策都要十分谨慎。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很多人认为电动车是未来,不是因为电动车本身有多好,而是因为政府在推动,所以是未来。按此逻辑,不管什么事,只要先把政府忽悠到,就成功了,因为其他人会相信政府。“有为政府”简直是给忽悠们量身定做的。

3 死神作为神助和帮凶

从黑暗世纪走向光明的过程中,死神的贡献最大。文革结束时中国人口10亿不到,每年死神要带走1400万人左右。伴随着肉身,1400万人的教条和恐惧也被带走,取而代之的是远超过1400万人的新生命,没有教条约束、不怕尝试新鲜的新生命。如果没有系统性的愚民教育和精神压迫,死神会保佑一个国家,让这个国家永远年轻,保持进取。

而如果黑暗势力降临,焚书坑儒兴文字狱,那么死神也会站到黑暗一边,每年带走千百万有着光明记忆的人,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白纸,任由黑暗“圣人”信笔涂鸦。

4 短视和保守

美国工人运动之所以没有向极端方向发展,跟美国工会对知识分子的排斥有关。AFL领袖Sam Gompers 明确表示不欢迎知识分子参与工会活动。成年知识分子不欢迎,更不用说四体不勤的学生。知识分子,尤其是年轻人,容易为遥远的理想斗争,而技术工人的斗争,只为实现某些眼前的利益。工人们“短视”,却务实;保守,却获得持续改善,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而中国,自五四起工人运动就在知识分子的领导下极端化了。

2017-9-10至2017-9-16

啄木微言(68)

1 丘比特去哪里了

据一份最近的调查,日本单身年轻人(25-34岁)中,31%的男生和26%的女生不准备结婚。这包括从来没想过结婚的,以及想过结婚但是绝望的。那些想结婚的,处境也不乐观。63%的男生从来没有过可能通向婚姻的恋爱关系,女生好一点,39%。问及为什么,最普遍的回答是不知道怎么开始拍拖。

中国年轻人是什么状态?我猜情况会比日本好点,因为中国粑粑麻麻比较厉害。如果没有上一代人风刀霜剑相逼,恐怕京沪早就是日本这样了。所以“巨婴国”也不是没有亮点。问题来了,未来70后和80后粑粑麻麻还会像上一辈那么厉害吗?

2 十月临产,如何“容错”?

“婆婆”比“妈妈”更容易说:生孩子痛苦很正常,古时候没有剖腹产就不生啦?怎么反驳呢?古时候没有剖腹产,于是有很多因为生孩子而母子双亡的。现在剖腹产技术成熟,风险可控,为什么不用?夏天热也很正常,为什么用冰箱空调?

当然,婆婆的话也并非完全没道理。如果胎儿情况合适(大小,体位,脐带有无缠绕等等),自然分娩还应该是默认首选。破腹产风险可控,但是毕竟恢复慢,而且增加第二胎生产风险。所谓无痛分娩,其实也有副作用,这个我不懂,听妇产科医生这么说。

跟生活中很多其他事情一样,生孩子不是医院完全掌控的精密科学。随时都会出现新情况,出现各种始料不及的复杂性。难题之中只有小部分是技术层面上的,很大部分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困难,是心结和价值观冲突,需要所有当事人去判断、选择和妥协。但是出了事情,人们通常不愿意面对自己的错误。

丈夫的爱,家人的换位思考能力,会让生产过程更加“容错”,不至于让“正常”的生产痛苦造成悲剧。而没有这些,哪怕熬过了生产,也难熬过产后。因产后抑郁而自杀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3 初等教育的“外国梦”

听到不少例子,老婆孩子移民国外,男的一个人在国内挣钱。当然,男人留在国内也有金钱之外的原因。很少男人愿意放弃已经赢得的社会地位,去国外做二等公民。女人不一样,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可以放弃一切,包括令人羡慕的金领工作。

我没办法认同这样的家庭安排。国内基础教育并不是没有亮点,去国外念书并不能逃避竞争。最终要进名校读大学,华人不论是美籍华人还是大陆华人,要跟所有东亚人一起竞争。所谓欢乐教育只是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外国梦”而已,中国人生来就是要拼的,梦要早点醒。

国内教育是有问题,但并没严重到必须采取“海漂”这么极端的措施。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是幸福的基本要求。连这点都要牺牲,拼搏的意义何在呢?

2017-9-3至2017-9-9

啄木微言(67)

1 说服

一个政策建议,如果不能用千字短文说服读者,那么即使该建议靠谱,也是很失败的。如果一位专家动辄说,你不理解,应该去读我们二十万字的原文,那么该专家大概率不能自圆其说,只能用篇幅堵人口舌。如果读者是同行,少去一些概念解释,五百字短文,三四条微博,就足够长了。

不是说不用写长文。要做到面面俱到的阐述和论证,非长文不可。但核心的观点和逻辑,应该用千字短文(比如一个executive summary)人畜无害地表达出来。如果做不到这点,大概率说明其中的观点或逻辑本身有问题。

2 远离渣人

渣人不可怕,渣人成为夫妻或闺蜜才可怕。人生在世,要保全自己和家人,第一要务就是避开渣人。那么如何识别渣人?

一看细节。只要发现一处性格弱点,比如极度自私,比如不能控制情绪,就远离之。点头朋友可以包容,心腹朋友必须挑剔。对一个陌生人,默认设置为“不可亲近”,除非,经过长时间接触,该默认选项被证伪。

二让时间把关。不可“一见钟情”,不可“闪婚”,婚恋如此,闺蜜也如此。接触时间长,弱点才会暴露,伪装的成本才会高,自然而然的真诚和热心才会闪光。

只有自然而然的真诚和热心,才值得亲近。

3 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PC)这个词有趣。六七十年代时被美国左派用来开玩笑,跟同时期中国文革还有关系。”Not very ‘politically correct’, Comrade!” 美国红小将会这么模仿红卫兵说话。

到八十年代,美国社会开始保守化,保守派开始用PC嘲笑自由派(liberals)。真正把PC变成人人皆知的贬义词,要归功于Allan Bloom的书: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这是本当年的畅销书,我很喜欢。

4 交警袭妇孺事件

关键的变量是小孩。如果女人手中没小孩,女人活该,而有小孩,警察有错(甚至有罪)。不能因为女人错在先,而不处理警察,也不能因为警察有错,而不处理女人。

一点舆情观察:学历较高的群里,绝大多数谴责警察(其实是同情小孩),个别同情警察的被群殴落荒而逃;学历较低的群里争论激烈,同情警察的略占优势。这有点像美国社会出现的,大学大城市偏左,工厂大农村偏右。一边是正义至上,讲同情心,另一边是秩序至上,讲执法威严。其实两种态度都有可取之处,有点争论并不是坏事。

2017-8-25至201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