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木微言(69)

1 悲叹“9.11”

9.11十六周年,我只能感到可悲,可悲文明世界至今没有吸取正确的教训。所谓的“政治正确”,让政客和知识分子想都不能想那个“不能想的原因”:伊斯兰。美国本该用它强大的经济和军事杠杆,迫使沙特这样的国家世俗化,打击瓦哈比主义,在根源上断绝恐怖主义的生长和蔓延。可惜的是,美国却用军事入侵和鼓动民主革命推翻了一个个仅存的世俗政权(塔利班的阿富汗除外),然后这些国家很“民主”地实现了政教合一……

十六年过去,又死了很多人,可是恐怖主义的土壤反而更肥沃了。

2 电动汽车的错误逻辑

电动汽车拥趸经常会说这句话:因为电动汽车是未来的必然趋势,所以政府应该助推。这句话的逻辑很有问题。首先,人类社会发展很复杂,哪有什么必然趋势。所谓必然发生的,经常只是信仰。比如在穆斯林心目中,所有异教徒都必然进地狱被火烧。按电动汽车拥趸的逻辑,现在就该把异教徒逮起来。

其次,即使必然发生,什么时候发生?如果五年后发生,也许值得有所准备,但是如果是二十年后才发生,有必要这么紧张,以至于动用国家机器吗?事实是我们既不知道是否必然发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从最近几年油价走势看,即使有这么一天,那一天也遥不可及。什么时候油价再次上天,我们再担心石油枯竭,再想办法用别的能源,岂不是更好?事实上当油价再次暴涨,根本不需要政府出手,市场自然会替人类找到出路,节能车也好,电动车也好。

电动汽车拥趸的另一句套话是:中国石油消费严重依赖进口,且运输线路容易被他国切断,因此应该发展电动车以摆脱依赖。世界经济的相互依赖已经不可救药,逆转不是没可能,但必然伴随大危机,没有哪个国家能承受。实际上,中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程度低于OPEC和俄国对石油出口的依赖程度。中国经济打个喷嚏,石油输出国的经济就会重感冒。何况中国还是核大国,对中国石油禁运意味着什么?中国严重依赖进口的物资也远远不止石油。铁矿石用什么替代?

我支持自科基金对有关的基础研究进行资助,但坚决反对支持电动汽车发展的产业政策。实际上,任何产业政策都要十分谨慎。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很多人认为电动车是未来,不是因为电动车本身有多好,而是因为政府在推动,所以是未来。按此逻辑,不管什么事,只要先把政府忽悠到,就成功了,因为其他人会相信政府。“有为政府”简直是给忽悠们量身定做的。

3 死神作为神助和帮凶

从黑暗世纪走向光明的过程中,死神的贡献最大。文革结束时中国人口10亿不到,每年死神要带走1400万人左右。伴随着肉身,1400万人的教条和恐惧也被带走,取而代之的是远超过1400万人的新生命,没有教条约束、不怕尝试新鲜的新生命。如果没有系统性的愚民教育和精神压迫,死神会保佑一个国家,让这个国家永远年轻,保持进取。

而如果黑暗势力降临,焚书坑儒兴文字狱,那么死神也会站到黑暗一边,每年带走千百万有着光明记忆的人,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白纸,任由黑暗“圣人”信笔涂鸦。

4 短视和保守

美国工人运动之所以没有向极端方向发展,跟美国工会对知识分子的排斥有关。AFL领袖Sam Gompers 明确表示不欢迎知识分子参与工会活动。成年知识分子不欢迎,更不用说四体不勤的学生。知识分子,尤其是年轻人,容易为遥远的理想斗争,而技术工人的斗争,只为实现某些眼前的利益。工人们“短视”,却务实;保守,却获得持续改善,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而中国,自五四起工人运动就在知识分子的领导下极端化了。

2017-9-10至2017-9-16

啄木微言(68)

1 丘比特去哪里了

据一份最近的调查,日本单身年轻人(25-34岁)中,31%的男生和26%的女生不准备结婚。这包括从来没想过结婚的,以及想过结婚但是绝望的。那些想结婚的,处境也不乐观。63%的男生从来没有过可能通向婚姻的恋爱关系,女生好一点,39%。问及为什么,最普遍的回答是不知道怎么开始拍拖。

中国年轻人是什么状态?我猜情况会比日本好点,因为中国粑粑麻麻比较厉害。如果没有上一代人风刀霜剑相逼,恐怕京沪早就是日本这样了。所以“巨婴国”也不是没有亮点。问题来了,未来70后和80后粑粑麻麻还会像上一辈那么厉害吗?

2 十月临产,如何“容错”?

“婆婆”比“妈妈”更容易说:生孩子痛苦很正常,古时候没有剖腹产就不生啦?怎么反驳呢?古时候没有剖腹产,于是有很多因为生孩子而母子双亡的。现在剖腹产技术成熟,风险可控,为什么不用?夏天热也很正常,为什么用冰箱空调?

当然,婆婆的话也并非完全没道理。如果胎儿情况合适(大小,体位,脐带有无缠绕等等),自然分娩还应该是默认首选。破腹产风险可控,但是毕竟恢复慢,而且增加第二胎生产风险。所谓无痛分娩,其实也有副作用,这个我不懂,听妇产科医生这么说。

跟生活中很多其他事情一样,生孩子不是医院完全掌控的精密科学。随时都会出现新情况,出现各种始料不及的复杂性。难题之中只有小部分是技术层面上的,很大部分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困难,是心结和价值观冲突,需要所有当事人去判断、选择和妥协。但是出了事情,人们通常不愿意面对自己的错误。

丈夫的爱,家人的换位思考能力,会让生产过程更加“容错”,不至于让“正常”的生产痛苦造成悲剧。而没有这些,哪怕熬过了生产,也难熬过产后。因产后抑郁而自杀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3 初等教育的“外国梦”

听到不少例子,老婆孩子移民国外,男的一个人在国内挣钱。当然,男人留在国内也有金钱之外的原因。很少男人愿意放弃已经赢得的社会地位,去国外做二等公民。女人不一样,为了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可以放弃一切,包括令人羡慕的金领工作。

我没办法认同这样的家庭安排。国内基础教育并不是没有亮点,去国外念书并不能逃避竞争。最终要进名校读大学,华人不论是美籍华人还是大陆华人,要跟所有东亚人一起竞争。所谓欢乐教育只是中国人心目中的一个“外国梦”而已,中国人生来就是要拼的,梦要早点醒。

国内教育是有问题,但并没严重到必须采取“海漂”这么极端的措施。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是幸福的基本要求。连这点都要牺牲,拼搏的意义何在呢?

2017-9-3至2017-9-9

啄木微言(67)

1 说服

一个政策建议,如果不能用千字短文说服读者,那么即使该建议靠谱,也是很失败的。如果一位专家动辄说,你不理解,应该去读我们二十万字的原文,那么该专家大概率不能自圆其说,只能用篇幅堵人口舌。如果读者是同行,少去一些概念解释,五百字短文,三四条微博,就足够长了。

不是说不用写长文。要做到面面俱到的阐述和论证,非长文不可。但核心的观点和逻辑,应该用千字短文(比如一个executive summary)人畜无害地表达出来。如果做不到这点,大概率说明其中的观点或逻辑本身有问题。

2 远离渣人

渣人不可怕,渣人成为夫妻或闺蜜才可怕。人生在世,要保全自己和家人,第一要务就是避开渣人。那么如何识别渣人?

一看细节。只要发现一处性格弱点,比如极度自私,比如不能控制情绪,就远离之。点头朋友可以包容,心腹朋友必须挑剔。对一个陌生人,默认设置为“不可亲近”,除非,经过长时间接触,该默认选项被证伪。

二让时间把关。不可“一见钟情”,不可“闪婚”,婚恋如此,闺蜜也如此。接触时间长,弱点才会暴露,伪装的成本才会高,自然而然的真诚和热心才会闪光。

只有自然而然的真诚和热心,才值得亲近。

3 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PC)这个词有趣。六七十年代时被美国左派用来开玩笑,跟同时期中国文革还有关系。”Not very ‘politically correct’, Comrade!” 美国红小将会这么模仿红卫兵说话。

到八十年代,美国社会开始保守化,保守派开始用PC嘲笑自由派(liberals)。真正把PC变成人人皆知的贬义词,要归功于Allan Bloom的书: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这是本当年的畅销书,我很喜欢。

4 交警袭妇孺事件

关键的变量是小孩。如果女人手中没小孩,女人活该,而有小孩,警察有错(甚至有罪)。不能因为女人错在先,而不处理警察,也不能因为警察有错,而不处理女人。

一点舆情观察:学历较高的群里,绝大多数谴责警察(其实是同情小孩),个别同情警察的被群殴落荒而逃;学历较低的群里争论激烈,同情警察的略占优势。这有点像美国社会出现的,大学大城市偏左,工厂大农村偏右。一边是正义至上,讲同情心,另一边是秩序至上,讲执法威严。其实两种态度都有可取之处,有点争论并不是坏事。

2017-8-25至201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