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木微言(65)

2017-8-13至2017-8-19

1金融去杠杆

在中国这样的经济体,高增长和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并存,出现高杠杆是很正常的。高增长需要高投资,投资需要融资,融资又主要是银行贷款,杠杆能不高么。只要投资有高回报,高杠杆和高增长就能快乐地持续。所以问题是投资的质量,而投资质量又跟投资的主体和决策机制有关。

哪类投资主体容易出问题,恐怕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如果说杠杆过高,治本之策也在于推进改革,国企和地方财政的改革。所谓用金融去杠杆来“倒逼”改革,无异于痴人说梦:当国企和地方政府不得不减杠杆时,民企恐怕都已断水多时了。所以局限在金融系统的去杠杆,只是面子工程,会伤及无辜的面子工程。

2 有性格,才有前途

小孩成才的关键因素是什么?我一直认为是有性格。有性格什么意思?就是有野心,有自信,能自律,能专注。

好的性格怎么来?部分是天生,部分是榜样。有地位或有文化的家庭会有一定的优势,但贫寒家庭照样有天生好性格,也照样能培养好性格,只要有勤劳、坚毅、乐观的父母。但是父母的视野会局限孩子的成长。有见识的父母,会在关键时刻推一把,让孩子实现他们的潜能。无见识的父母,则会用他们视野范围内的理性,成为孩子成长路上最大的绊脚石。所以即使天生有性格,贫寒子弟冒出来也是不容易的,除非父母不大管,尤其是重大抉择,同时还要保证有钱得到基本教育。

3 奇葩恶邻

像印度那样,在21世纪还执迷于边界那点领土,是很没出息的表现。中国领导人在这点上做得很好,吃点亏也把边境划定,和平搞经济才是重要的。中国众多邻国中,只有印度及其控制的不丹至今拒绝跟中国划定边境。印度的战略思维还停留在冷战前。

印度最近的表现,估计大大也懵圈了,这是什么路数?该用21世纪的招儿对付它,还是20世纪或19世纪的?不行就依次试试吧,于是有了最近边境上的扔石子大战[允悲]。

4 拒绝过好日子的一代人

老爷子平时不怎么吃西瓜,但我知道他是在省给其他人吃。今天听我说西瓜太熟不能吃了,赶紧过来狼吞虎咽。

早就给他算过经济账:买了的东西吃下去,并不会省出钱来,因为钱已经花掉了。老爷子不是不明事理。道理一听就明白,但是行动照旧。

在吃东西上,老爷子其实已经有过深刻教训。几年前因为吃腐坏的猕猴桃,半夜腹痛上医院,连吊几天药水。过后信誓旦旦会注意,但是在行动上,很快又开始各种“节省”。

除了吃东西,其他需要花钱的地方,表现也差不多。夏天无论多热,空调都不用开。牙刷用到板刷头变成卷毛头也不换……

年轻人已经无法理解这样的老人了,如此拒绝过好日子的一代人。老爷子与共和国同岁,少年时在农村经历大饥荒,不仅自己挨饿,还眼看着他爷爷饿死。对一切“浪费”的厌恶和排斥,怕是根深蒂固、超出理性范围的。

想到这点,我也就经常劝住自己。不再啰嗦了,让他去吧,只要别太过分就行了。

 

啄木微言(64)

2017-8-6至2017-8-12

1 “8.11”两周年

“8.11汇改”本来是汇率市场化改革。用18大3中全会的说法,是让市场在汇率决定中起决定性作用。可惜8.11后第三天,市场化冲关就在内外压力下提前结束了。之后又经过各种折腾:2016春节,2017.2.20,和 2017.5.26,最后汇率中间价制度在实质上回到8.11之前,终点回到起点。不同的是,外汇储备少了一万亿,外汇兑换和对外投资限制比8.11前更加严格。小川职业生涯最后一仗,如此失败令人唏嘘。

2 知识经济

最近有篇论文很火。大意是这样,未来知识经济比重越来越大,而知识经济产生的负债(债券,贷款,股票)偏少。负债的另一面是资产,于是未来资产供应偏少,但人们对资产的需求照旧,于是形成资产慌,利率偏低,资产(包括房子)价格偏高。知识经济的投资主要体现在人力资本,但人力资本无法买卖,这是为什么知识经济产生的负债和资产都少。

随着知识经济比重越来越高,企业部门杠杆会自动降低。而伴随着房价上涨和收入差距扩大,居民部门杠杆会上升。按揭贷款在商业银行资产表上的分量会越来越重,最终成为主要部分。政府负债/杠杆还会扩大,以满足居民和企业对无风险资产的需求。

政府高筑债台,维持和提高公共服务供应(教育医疗公安等),扶助失落群体,同时重税知识巨无霸企业以及个人,用以还息。未来中产的一生,就是不断考好学校,拿好分数,进知识型经济,成为被重税的一员。不上学的土财主,会渐渐绝迹。

3 价值观和价值投资

像百度这样的股票,假设你经过研究,知道它某项业务已悄悄领先,或未来几个季度业绩会反转,但是你不认可它的价值观,你会买吗?一位很令人敬佩的投资人朋友就曾经面临这样的选择,他选择了不买。

一旦把投资作为事业,投资标的所代表的价值观就变得很重要。陪伴一个伟大的公司一起成长,与陪伴一个邪恶的公司一起成长,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当然,邪恶的公司自然也有人买,而且正因为正义者的唾弃,邪恶票可能还有一定的折扣,就像丧葬赌博股票常有不错回报一样。古代棺材店生意也很稳定,开赌场更有暴利,但国人都不希望自己子女去从事这些不祥或不良行业。其实买股票也一样。

股市一个迷人之处是自由选择。一般情况下你无法改变公司,但是你可以花很低的成本重新选择,而且可选的公司与行业很多。我朋友不买百度另一个原因是,他能找到更好的票,前景一样看好,但价值观更契合的票。

价值投资之所以能成为有幸福感、有成就感的事业,其基石就在这里。

4 如果罚款有用,还要警察干吗?

对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金融犯罪的调查,美国有三个相关但独立的群体:SEC律师,FBI,Federal prosecutors. 我们只有证监会。例外也有,2015年股灾时,公安部曾宣布调查“恶意做空”,不管“恶意做空”的提法合不合适,市场马上止跌了。文官和警察,罚款和坐牢,威慑很不一样。两者都有,金融罪犯才有忌惮。

5 地震局的尴尬

对地震局来说,有两种错误:预测不会发生的地震(type I error),和拒绝预测将要发生的地震(type II error)。偏向减少第一类错误,就会增加第二类错误,地震局只能在两者之间求某种平衡。一般来说,应该以控制第一种错误为优先,因为社会防震动员成本太高。但这样一来,第二类错误就会偏大。这是为什么地震很少被地震局预测到,也是为什么总有事后诸葛亮。不是完全没有地震预兆,但是通常没有压倒性的。

 

啄木微言(63)

2017-7-30至2017-8-5

 

1 抢人时代

 

无锡放开户籍限制,杭州成都等城市抛出用于吸引人才的房产新政。有人就有活力,就有税收,就有发展。城市间的抢人时代开始了。京沪两座赶人的城市,准备好了吗?

 

城市间抢人,于是争相取消人口流入限制,于是争相增加公共品供应(教育卫生安全等等),于是争相改善创业环境,于是全国人力资本积累和配置效率提高。这是为什么城市间抢人并非零和博弈,可以促进全中国的经济发展。可以说,以前增长靠抢钱(招商引资),以后增长靠抢人。 ​​​​

 

2 伊斯兰的挑战

 

应对伊斯兰的挑战,一要依靠法治,给宗教活动划定边界,不能给予法外特权,不能和稀泥,二要有一碗水端平的民族和宗教政策,防止逆向歧视“多数民族”和世俗社会。

 

不可否认绝大多数穆斯林是友善非暴力的,但人民的友善和宗教对暴力的容忍甚至鼓励是两码事,16亿教徒只要有0.1%被激活成暴徒,世界就杯具了。

 

3 被立场蒙蔽的思维

 

有些人思维被立场蒙蔽:政府做的都是错的。印度入侵洞郎地区,官方放放嘴炮也要喷,说什么喊打的人自己去打。国防是公共品,纳税人早就花钱买了,国家和军队有义务保卫国境。

 

保障民权和保卫国境并不矛盾,且都需要强有力的政府。无政府的社会,中国人在文革期间早就领教过。逢府必反,不是弘扬民权的明智选择。保卫国境也是保障民权的基础。总不能指望印度人来保障我们的民权吧?

 

4 各种不懂

 

1962年解放军击溃印军,结果主动让出藏南地区,但同时又保留对藏南的主权要求。那代领导人的思维,我不懂。五十五年后,印度工业已远远落后于中国,结果侵入中国实际控制、不丹保留争议的洞朗地区。印度阿三的思维,我也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