啄木微言(58)

2017-6-21至2017-6-24

1 A股入MSCI

果然,A股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共有222只大盘股,约占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0.73%,略高于之前媒体报道。权重还很低,不过意味着未来上升空间很大。

有人说MSCI进来割韭菜,这有点草木皆兵了:韭菜眼里,谁都是镰刀。其实MSCI这时候进来,完全是“为国托盘”来了,尤其在建仓期。A股入MSCI篮子后,MSCI必须被动地在A股配置一定资金。被动配置,肯定是韭菜,洋韭菜。当然,以后MSCI以及其他国际ETF在A股配置多了,A股跟国际金融市场的联动会加强。 

洋镰刀其实早就进来了,最早是QFII,最近有各种Alpha基金,以后还会来更多。其实最受伤的是土镰刀,以后要跟洋镰刀竞争,甚至也被割韭菜。韭菜么,横竖都是被割,洋镰刀也许还能痛快点。

2 风险教育

周四(6.22)万达多只债券大跌,恐慌传导到股市,并大范围蔓延。A股风险教育又来了:告诉大家最大风险是什么。

最大的风险就是不确定性(Uncertainty)。在中国的语境下,可以有如下含义:1 已发生事实的不透明;2 未发生的不可测风险;3 不可测的市场反应。

3 体育体制转型

国乒男队为恩师抱不平而集体退赛。大家为国乒小伙子的“义”叫好。作为经济学者,我来说“利”。

我从这次事件看到的是,体育的举国体制在转型。不是由上而下主动的转型,而是被市场力量倒逼出的转型。体育总局自然不能接受,从官僚角色转型为服务角色。于是官僚还是官僚,球员和教练却不再是当年随意摆布的棋子,已经有市场撑腰。矛盾爆发,迟早而已。

啄木微言(57)

2017-6-14至2017-6-20

1 MSCI前夜

MSCI 新兴市场指数中的A股个数,从去年入MSCI提案时的448个砍到今年的169个,A股权重从5%砍到0.5%。这么如临大敌(怕A股影响ETF业绩),A股今年进MSCI应该已成定局了。 

当然,其实即使不入MSCI,A股也已经开放了(QFII,沪港通,深港通)。银行间债市也基本开放了。只是老外还没成群结队进来。其实A股是容易赚钱的地方,债市对老外也有吸引力。老外一定会来,洋镰刀会来,洋韭菜也会来。需要时间。

世界第二的股票市场、世界第三的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成为相互流通的全球金融市场一部分,恐怕老中和老外都要好好适应一下。

2 京沪房贷利率

据新闻报道,北京首套房贷利率多为基准利率,而上海主流是95折。为什么上海利率比北京低?我能想到的解释有两个:1 北京控房价的政治任务更紧迫,因此对房贷利率有窗口指导;2 或者,如果房贷利率主要是市场决定的,那么较高利率是对较高风险的补偿,也就是说,银行认为北京房价大跌的可能性大于上海,因此北京按揭风险大于上海。

3 “喜讯”

一会儿量子通信,一会儿可燃冰,公众号里不断传来中国领先的“喜讯”, 令日本吓呆、美国吓尿。一个不自信的民族,需要消费这种“喜讯”,于是就有人制造和供应它们。其实一个找点文献都要翻墙的国度,一个要靠洗经费才能维持科研人员体面收入的国度,一个本硕博生源质量依次下降的国度,在科技领域领跑会是奇迹。

商业模式创新,被老外模仿,我信。共享单车就是典型案例。熟能生巧的技术,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再比如上海的外科手术水平,领先世界我也信。不过在科学意义上革命性的发现和创新,我默认存疑。在科学上领先,中国还有很长路要走,不仅要改革科教体制,还要积累。

4 这样的目标,算不算高

以前有个人生目标:经济学者中最会炒股的,股民中最懂经济学的。最近找到一个更容易实现的:经济学者中最会写诗的,诗人当中最懂经济学的。

啄木微言(56)

2017-6-1至2017-6-13

1 高考季的回忆

1995年,直到填志愿,我才开始考虑未来的职业。已经没时间研究各种专业,而且当时江苏还是先填志愿后考试,最后一听感觉,二听命。当时陈章良是最红的科学家之一,于是第一志愿填了北大生物。从一本到专科,我填了从生物学到心理学的各种专业。最后高考失利,命运让我在本科学了“水声电子工程”。我怎么会学这个专业,周围人都想知道,我也想知道。

到大学里,我才开始认真考虑未来做什么。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学水声电子其实是我的幸运,比第一志愿的生物强。水声电子其实就是电子工程,专业课多学几门声学而已。本科专业最好是基础性的,打好数学和计算机基础。毕业后,无论是工作还是深造,选择范围才不会受限于本科专业。从这个角度看,电子工程是个很好的选择。很多年后,我在写计量经济学博士论文时,还用到本科时学过的复变函数。当初在学这门课时,我最大的疑问恰恰是,这玩艺儿究竟会有什么用?

高考后收留我的学校,哈尔滨工程大学(哈工程),是一所奇怪的大学。除了黑龙江人,似乎没人知道这所学校。所以每次自报家门,哈工程学子都不得不尴尬地解释自己不是哈工大的。更让这所学校独特的是,至少有一半同学跟我一样,是高考失意名校落榜生。一方面,校园里总有挥之不去的忧伤,另一方面,到处是做梦和追梦的人,又是个充满希望的地方。

2 择校问题

在大学教育方面,京沪是唯二的一线城市。二线包括南京武汉杭州西安成都广州天津厦门等。深圳有潜力,但追赶之路还很长。择校问题首先是城市的选择。核心的问题是:哪些城市最吸引人才?海外博士回国,大概率去哪些城市?相比而言,实习和工作机会的重要性是其次的。国内大学,除个别洋办外,课程体系基本一样。教学和人才培养的水平完全取决于教授水平。

高水平的教授,教学水平不一定高,低水平的教授,教学水平一定高不了。水平低,又要保住饭碗,于是灌输式教学成为最佳策略。学会质疑的学生,在高水平教授眼里是好苗子,甚至能帮助教授发现新的研究问题。而对低水平教授来说,他们是爱闹事的异见分子。有句话很有道理:大学教育,无论哪个学科,都是political的。分界不是什么ideology,而是能不能鼓励独立思考,无论在哪个学科。

3 毕业论文

发现最近几年本科生毕业论文质量的方差在扩大。不认真的,或者没有得到良好指导的,还是很多。但是高质量的也越来越多。有的论文已经到了研究前沿,做了原创贡献。其实本科生完全可以做很了不起的工作。能不能做到,一看有没有做一流论文的锐气,二看能不能得到一流导师的指导。

很多本科生,甚至包括他们的指导老师,把毕业论文视为一无用处的负担,于是用应付的态度对待它。可实际上,大学四年各种课程和活动,没有比写一篇严肃的论文更能培养人的综合素质。写论文首先是主动行为,学生是问题的提出者。第二,写论文是批判行为,如果不对文献进行批判性的阅读,根本提不出问题。第三,写论文是创新行为,用新的模型和工具解决疑惑,甚至提出新的问题和视角。

用半年的时间,在一个有压力的项目中,亲身经历提出问题,批判和自我批判,不断尝试创新——比任何课程和实习都更能为毕业后的人生做好准备。

4 一点点负能量

据说现在不能公开批评报道现阶段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个禁令其实在提醒知识分子和媒体摆正自身位置。你们不是问题的提出者,别想着setting agenda,国家比你们更懂。等国家决定了,你们再来为国鼓吹,明白?

5 放水,还是抗旱

如果“放水”的定义是货币宽松,那么央行于6月上旬所做的4980亿MLF根本不是放水。最多算抗旱:对冲掉到期资金后,新增货币投放没多少了。6月可是传统“钱荒”月。宽松必须看到短期利率下跌。如果看线,至少目前,利率还在上升期。

 

啄木微言(55)

2017-5-1至2017-5-31

1 AI和人类的未来

机器人和AI的时代,生产力空前发达,一个Master就可以生产从前需要成百上千人才能生产的东西。那些既不能参与生产,也不能参与创造的普通人,可能只能由国家养着了。说句有点难听的话,他们是新时代的残疾人。未来的发达国家(中国在内),也许都是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因为收入依赖国家,自由秩序会成为过去。地球人要么在第三世界享受贫穷又危险的自由,要么在发达国家做充足又安全的良民。无论在哪里,尊严都是奢侈品。人类的未来,是个梦啊。

有朋友说理工科人才会被AI淘汰,因此要让子女读人文学科。我的看法是文理科差不多,关键要有创造力。文科生,如果只会复制粘贴,也照样被AI代替。理工科,关键突破还是靠人的洞察力,AI无法取代。

人口老龄化,人口总数下降,对经济的影响主要在需求侧。劳动力下降不成问题,生产力本来就过剩,技术进步会让生产力更加过剩。但是需求,一旦人数下降,就义无反顾萎缩了。机器人能取代很多人的工作,但是无法取代人的需求。

2 金融减杠杆

高杠杆问题,还有非标资金池这些,本身就是各种制度局限和扭曲下成长起来的怪物,可以说这就是中国式金融的本质,股市债市这些普世的东西都是表面。所谓金融减杠杆,我看像死士破腹自尽。

央行一方面管货币政策,维持低通胀和高增长,另一方面也搞审慎管理,减杠杆降风险,没毛病。但是两者所用的工具要相对独立,不能幻想用同一个工具实现两方面的政策目标。货币紧缩的确可以倒逼减杠杆,但它同时伤害经济。审慎管理本该是个常态工作,但是因为只有紧缩这一个宝贝工具,一个投鼠忌器的工具,审慎管理变成周期发生的运动式突袭。运动来时,暴风骤雨;大厦将倾,则立即收手,甚至发大水救市。于是经济始终在脆弱中运行,杠杆则越降越高……

长效的减杠杆,央行其实是无能为力的。央行能做到的是减银行系统的杠杆。但是银行无法提供的杠杆需求,自然会有影子银行来供应。长效的减杠杆,在中国必须靠国企改革和地方政府财政改革,让国企成为普通的市场主体,让地方政府有硬的预算约束。没有根本性的改革,想用货币紧缩来减金融杠杆,是痴心妄想。

3 大学教育

大学所学知识很多是没用的。不过大学在学习方面的重要性并不在于所学知识,而在于在学习过程中培养出的学习能力和批判思维。能人完全可以不上大学而成才,但是好的大学会给人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除规范化的课程体系,激励与约束机制外,一些相互学习和竞争的同学,和若干善于点拨的老师,是无价的。

名校有更优秀的同学和老师,因此追逐名校肯定有意义。但是从歪门邪道进名校的,比如假留学生,一般得不偿失。学习跟不上,自信和自尊受挫,本该潇洒阳光的岁月,却在阴影中苦熬四年。

4 大飞机

目标是造出好飞机,而不是国产化。全球采购最好的零部件,说明大飞机项目走在正路上。观察舆论很有意思,带路党自然要嘲笑919,极左派竟然也嘲笑,说如果不是改革开放,运十被市场淘汰,中国早就有大飞机了。殊不知运十这种追求国产化率的东西,必然牺牲质量,同时成本失控,最终还是被淘汰。改革开放引入价格机制和国际竞争,把大白象快刀割肉。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用一国之力养运十,其漫长的淘汰过程中需要死很多人,很多很多人。国外媒体基本没报道,我日常读的媒体中,只有BBC报道了试飞。波音(BA)股票完全没受影响,上涨1%,收盘创了新高。

5 通胀

说中国通胀低,是一大“政治不正确”,马上就会有人告诉我CPI应该包括房价,统计局造假等等。CPI衡量的是一个典型的消费者所面临的总体价格水平,房租应该在里面,而房价是资产价格,不应该在里面。所谓典型消费者,他不住在北上广深,他是个全国平均,他住在全中国所有地方,他又不住在任何地方。他跟所有中国人都不一样,所以CPI注定跟大家的主观感受不一致。